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綠色產業新知

:::

PUMA執行EP&L的動機與觀點

2000年時,計算生態系統服務之價值的計劃: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發現全球63%的生態系統服務已經降解,生態系統與生物多樣性經濟組織(The Economics of Ecosystem and Biodiversity)計算目前人類活動導致生物多樣性損失與生態系統降解損失的經濟價值每年將高達2至4.5兆美元 。由於上述兩項研究結果,使得PUMA決定量化其企業組織營運導致的環境之衝擊,故決定發展環境損益評估(EP&L)之方法,以利企業降低與管理風險。

PUMA認為EP&L對企業的價值:

►策略性工具(Strategic tool):EP&L的結果讓企業可以直接了解組織永續策略與政策的績效,使企業能夠有效的降低風險;此外,EP&L也可以讓組織發現原先忽略的實質性議題與重大性資源枯竭,並且讓組織發現更多有可能提升環境績效的機會。

►風險管理工具(Risk management tool):提早了解供應鏈對於環境衝擊之價值有助於企業提早制定因應策略,保護股東的價值,確保企業之風險降低。

►透明化工具(Transparency tool):藉由量化環境衝擊,可以做為與利害關係人溝通之工具,使外部利害關係人更了解企業營運,提升彼此之信任。

7.3.2 PUMA執行EP&L的方法

►範疇與邊界

PUMA訂定環境衝擊之範疇如下:氣候變遷(Climate change)、水資源匱乏(Water scarcity)、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服務損失(Loss of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煙霧與酸雨(Smog and acid rain)、廢棄物的掩埋與焚化導致的滲出液與污染物(Leachate and disamenity affects from landfill and incineration of waste)等五類。PUMA將供應鏈分成五個階層,包含:PUMA營運(PUMA operation),第一層級:製造階段(manufacturing),第二層級:外包(outsourcing),第三層級:加工階段(processing),以及第四層級:原物料(raw materials)。

►衡量環境衝擊之數據來源:

  1. PUMA營運與第一階層供應鏈:透過盤查獲得一級資料,此階段收集之數據站溫室氣體全部數據的30%,空氣污染物的11%,水資源消耗的1%以及廢棄物數據的55%。
  2. 第二層級至第四層級之供應鏈:上述數據不完整的供應商與第二階層至第四階層之供應商數據透過Trucost的經濟總量投入產出模式進行計算。
  3. 生態系統轉變的面積:PUMA將範圍包含了原物料種植面積、PUMA供應鏈的辦公室與工廠的碳足跡進行估算。
    1. 環境衝擊價值化:
  1. 溫室氣體:利用社會碳成本(Social cost of carbon, SCC)的方式進行計算,2010年之計算結果為每噸CO2當量約為66歐元(87美元)
  2. 其他空氣污染物:排除溫室氣體外之空氣污染物其每單位污染物之價值透過五種觀點進行估計:對健康之不良影響(negative health effects)、���致穀物種植面積縮小(reduce crop yields)、導致物料的腐蝕(corrosion of materials)、對木材的影響(effects on timber)以及水體之酸化(acidification of waterway)。最後計算結果為每噸粒狀物約為14983歐元、氨氣1673歐元、二氧化硫為2077歐元、二氧化氮1186歐元以及VOC約為836歐元。
  3. 水資源消耗:,PUMA透過許多文獻之研究結果,估算出水資源之價值為每立方公尺平均0.81歐元元,由於水資源消耗之價值與水資源匱乏比相關,因此其水資源價值並非為固定值,其範圍從每立方公尺0.03歐元至18.45歐元。
  4. 土地利用轉變:不同區域之土地固有生態系統不同(海岸濕地之價值大於草原),因此PUMA之土地利用轉變之價值從每公頃63歐元至每公頃18653歐元,透過加權平均後,PUMA整體土地利用轉變之價值為347歐元每公頃。
  5. 廢棄物之價值分為掩埋與焚化兩種,掩埋將會溢��許多空氣汙染物與滲出水之問題,因此計算方式是已將該污染地址整治完成後之花費進行估計,因此掩埋之結果為每噸73歐元。焚化最主要的污染為空氣污染物與令人不愉快的物質(disamenity),例如戴奧辛等,但同時焚化將可以達到能源回收的效益,因此計算方式為GHG採SCC,其他空氣污染物計算方式與上述相同,戴奧辛等有害物質則參考2009年歐盟的研究:歐盟25國廢棄物管理外加性(Waste management externalities in EU25)的數據,因此焚化之結果為每噸51歐元。

7.3.3 PUMA之EP&L的結果

        從結果發現,PUMA營運只佔了整體EP&L的6%,最高貢獻度為第四階層原物料階段,為57%。所有環境衝擊中最高貢獻量為水資源使用與溫室氣體,分別各佔了總體貢獻量的33%。而土地利用改變導致的環境損失集中於第四階層。因此從本結果PUMA認為要原物料種植階段,且針對溫室氣體與水資源兩面向進行改善,可以提升最高的環境績效。

參考文獻:

  1. PUMA, 2012, PUMA’s Environmental Profit and Loss Account for the year ended 31 December 2010, http://glasaaward.org/wp-content/uploads/2014/01/EPL080212final.pdf